行業動態

既有玻璃幕墻成為“空中殺手”,誰來診治?

時間:2015-9-29 11:08:47 作者:本網 來源:中華建筑報 點擊:

  核心提示:既有玻璃幕墻成我“空中殺手”誰來診治? --防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首席科學家、博導包亦望教授自重輕、工期短、外觀現代的玻璃幕墻建筑,為何就成了城市的“空中殺手”?...

既有玻璃幕墻成為“空中殺手”,誰來診治?

     --訪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首席科學家、博導包亦望教授

【編者按】盡管玻璃幕墻建筑問世才100多年,但它以自重輕、工期短、外觀現代的特點,很快就風靡世界。我國是從1983年開始引進玻璃幕墻建筑技術的,次年,上海就建造出國內第一幢玻璃幕墻建筑——聯誼大廈。在短短的30多年間,我國迅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一幕墻生產大國和使用大國,幕墻也成為各地城市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可誰能料到,它竟然會成為令人膽戰心驚又防不勝防的“空中殺手”……

    自重輕、工期短、外觀現代的玻璃幕墻建筑,為何就成了城市中的“空中殺手”?記者走訪了國內率先掌握玻璃幕墻自爆、脫落等安全性能指標檢測技術的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首席科學家、總工程師,中國建筑材料科學研究總院博士生導師包亦望教授。

    “誰也沒有料到,問世才100多年、引進國內僅僅30多年的玻璃幕墻建筑,如今已成為害人不淺的‘空中殺手’!這絕非是危言聳聽,而是事實。這幾年,既有玻璃幕墻從空中掉下,致行人傷亡的惡性事故已屢見不鮮。”記者剛道明來意,包教授就直言不諱地確認了玻璃幕墻建筑成為“空中殺手”的事實。

    那么,玻璃幕墻建筑的安全隱患是如何滋生的呢?

    幕墻建設速度驚人

    包教授告訴記者,從1983年起步以來,我國已建成的各式建筑玻璃幕墻占世界總量的60%以上。十年前的上海,玻璃幕墻建筑就達2239座,幕墻的面積達到1000萬平方米,其中10多年以上“中老年”玻璃幕墻建筑545幢,成為我國玻璃幕墻建筑數量最多的城市。2013年6月,廣州市建委摸查發現全市玻璃幕墻建筑數達到了482棟,發展速度也相當驚人。

    “最近幾年,北京的玻璃幕墻建筑建設如雨后的春筍,發展也很迅速,國貿、王府井、西單等鬧市區相繼出現許多造型各異的玻璃幕墻建筑。”包教授說,“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作為現代建筑的象征,玻璃幕墻自然也不例外。它一旦遭受嚴寒酷暑的侵蝕,就有可能自動爆裂或墜落,而且建造年代越久遠,墜落傷人的事件也就越頻繁。”

    安全隱患的確存在

    據包教授介紹,既有玻璃幕墻建筑的確存在著諸多安全隱患。這當中,既有安裝非安全玻璃造成的因素,也有鋼化玻璃自爆的現象,更有硅酮結構膠老化、龜裂、塑性變形、起泡等問題。而密封膠、密封條失效,也是造成玻璃幕墻滲漏、損毀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安全隱患。

    “玻璃幕墻的結構受力構件大多是隱蔽在玻璃或裝飾面板背后,一般不太容易檢查。1997年以前已安裝的既有玻璃幕墻,較多采用非安全玻璃幕墻技術施工。這類玻璃在外力或溫度應力作用下發生破裂或熱炸裂時,呈片狀鋒利碎片,會對周邊人員和財物造成很大危害。”包教授說道。

    據不完全統計,2003年上海在931幢被查的建筑中,就發現約有90幢玻璃幕墻存在安全問題。不到半年時間,發生玻璃幕墻爆裂事故不下20起。玻璃幕墻儼然就像一個空中殺手,成為街頭過路人的安全隱患。2012年3月,上海市城鄉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及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在聯合發布《關于開展本市既有玻璃幕墻建筑巡查工作的通知》,并組織38名專家,成立了11個巡查小組,分兩個階段對上海市18個區縣的既有玻璃幕墻逐個巡查,以杜絕玻璃幕墻爆裂傷人事故再度發生。

    幕墻頻頻自爆傷人

    包教授告訴記者,為防止玻璃幕墻墜落傷人事件發生,早在1996年,原建設部頒發了《玻璃幕墻工程技術規范》,規定“正常使用時每5年進行一次全面檢查”次年,《上海市建筑物使用安全玻璃規定》發布,明確規定幕墻安全玻璃使用滿8年后,建筑物所有者或管理者應當委托有資格的技術鑒定機構進行查勘等。

    包教授說,2013年6月起,廣州市住建委對該市482棟建筑的玻璃幕墻使用情況進行了摸查,總計面積達到500多萬平方米。檢查發現,玻璃幕墻存在著自爆、脫落等安全隱患。為此,廣州市住建委在2014年4月牽頭起草了《廣州市建筑玻璃幕墻使用維護管理辦法》,規定因玻璃幕墻事故而造成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玻璃幕墻業主要依法進行賠償。此外,玻璃幕墻工程竣工驗收滿1年時,應當進行一次全面的檢查,此后每5年應進行一次檢查。

    “晶瑩剔透的玻璃幕墻雖然漂亮,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老化、劣質的玻璃幕墻不堪風吹日曬,自行脫落或爆裂,變成了‘空中殺手’。”他說。 

    記者嘗試著在網上搜索一下往年中國玻璃幕墻使用后發生的爆裂墜落事故,形成《往年各地部分玻璃幕墻事故統計表》(見下圖),發現在已公開報道的幕墻安全事故數量驚人。


    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針對各地頻頻發生的玻璃幕墻爆裂與墜落,危及街頭行人安全的這一尷尬局面,包教授又是怎么想的呢?

    他告訴記者,在如何管理與治理玻璃幕墻爆裂墜落傷人的這一問題上,各地一定要向上海市相關主管部門學習經驗,對每一樁玻璃幕墻建筑建立管理與診治檔案,并將其輸入信息庫,做到“一幢一卡”,使每幢建筑都有一張“身份證”。著眼于建立長效管理機制,并做到定期上門對玻璃幕墻進行“體格檢查”。對于檢查不合格的,還要實行質量回訪,責令業主再予整改,直至符合“節能、環保、安全”的要求。

    與此同時,他希望全國人大和政府主管部門盡快介入,除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建立監督機制,實行強制管理外,還必須聯手各級檢測機構和各地城鄉建設與住房管理部門,盡快地對各城市的既有玻璃幕墻建筑逐個進行檢測與技術把控,從源頭上杜絕安全隱患。嚴格控制玻璃幕墻建筑的審批流程管理,特別是對新建幕墻工程的質量控制,要從建造階段向合理使用年限階段延伸,強調實行質量保修保險制度,落實維護專項基金。

    記者獲悉,當前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由包教授帶領的科研團隊已經完成多項針對玻璃幕墻安全性和風險檢測的技術,其中兩項最關鍵技術是鋼化玻璃自爆風險預測和建筑幕墻墜落風險檢測,可以為防范建筑幕墻事故提供有效手段。

    “因為這項工作關系人民群眾的安全,關系到每個城市的形象和未來發展,因此要形成多方合力,著力推動。”包教授再三強調。

(中華建筑報記者 呂立祥文/圖)




免責聲明 | 關于我們 | 會員申請 | 聯系我們 | 在線咨詢
版權所有: 中國硅酸鹽學會測試技術分會 京ICP備050000000號
11选5软件